2014年05月21日

桔子水晶创始人吴海:别做混蛋不然你挣了钱又怎样?

  11月30日-12月2日,2017创业邦100未来峰会暨创业邦年会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桔子水晶创始人、CEO吴海发表了名为《Who kisses whose ass——论投资者和创业者关系》的主题。

  在中,吴海说,希望大家能做成一件事情,做不成也没关系,从头再来,至少等你老的时候能够说,做过了,总比没做过强。

  “善败者不亡”,认真失败,离成功会更近。创业邦关注连续创业者,希望下一次,你更完美。本文系「创业败局」原创栏目第 8 篇报道 。

  “我现在可开心了,我发现一扇门关上了,突然开了很多扇窗户。”时隔9个月,吴海对卖掉桔子水晶,显然已经释怀。

  如今,他不仅在华住集团担任资深副总裁,负责中高端品牌策略等方面的管理,做一些投资,还有了很多时间陪伴家人,以及6个月和3岁多的两个儿子。

  但曾经的伤感还记忆犹新。今年2月,华住以36.5亿元人民币高价收购了桔子水晶酒店100%的股权,被卖时,桔子水晶的入住率达到90%以上。平均每年323天处于客满的状态。

  那时候,吴海着实郁闷了一阵子,不仅在卖掉的当晚发表了一篇《其实我只是个妈妈》的文章,迅速刷屏,倾诉了自己的不舍和委屈。今年8月,他还因为心情不好,喝断片了,在的马边儿睡了一夜,磕掉了两颗牙。

  如今回想起来,吴海说,桔子水晶的确在几个关键节点做错了,“当时应该做加盟店,我不做,如果做了的线亿了”,错过的还有上市,早在卖给华住很久之前,桔子水晶就满足了在A股上市的条件,但因为桔子水晶接受的都是国外投资,如果在国内上市会涉及到资本退出等问题,于是被吴海忽略了,直到凯雷要退出,他不得不选择新的出时,上市已经来不及了。

  在这场收购中,投资人一直很尊重吴海的意见,希望能够找寻财务投资人来接手,但当时好不容易选择了两家有意向的投资机构,却因为价格问题,吴海转向考虑华住,后来吴海想要通过MBO(管理层收购)的方式,把桔子水晶留下来,背后也有OceanLink、高盛、携程、中信、泛大西洋基金等支持,但最终因为华住把价格顶得太高,考虑到投资人的利益,吴海选择了。

  但吴海的“情义”最终也回馈了他,在卖掉桔子水晶后,很多投资人都跟吴海说,他要做什么他们都支持。

  如今,吴海还成立了一个“Old Buddy Fund”,这被他称为老同事基金,投一些小项目,继续承担着自己当“大哥”的责任,帮助老同事赚钱,虽然,卖掉桔子水晶,他们也都赚了不少。“我希望能够挣钱,找到好的项目挣钱,帮助我的同事过上好的生活,有选择、有的生活。我希望来自农村的他们,回到家里父母会真的觉得光耀祖,这就是我这阶段的人生目标,也是我现阶段做的。”吴海说。

  在2017创业邦100未来峰会暨创业邦年会的里,吴海也总结了自己对于创业者和投资人关系的种种思考,以下是全文,未经对方确认,有删减:

  我刚创业的时候,确实觉得挺费劲的,就觉得有钱人都是大爷,一定得拍人马屁,怎么拍也不知道,特别羡慕会说话的人。后来自己有机会挣了一些钱,做一些小投资,就开始接触很多人,跟投资人关系也不错,帮他们挣了些钱。

  跟他们聊起来,发现其中一个故事挺好玩的,有一个公司叫齐一资本,他的创始合伙人杜江原来在较大的机构里做投资,那个机构有一个投委会制度,当时有几个项目做得特别好,但每次投票都是4:1,他的每个项目都没过,挺生气的,于是自己出来做了一个基金,每期基金就做2000万份额。

  去年,那批基金投了6个项目,全部进了A轮或者B轮,最后一个项目进A轮或者B轮的时候,他发了条状态:“我最后一个项目终于进A轮和B轮了”,下面一百多个“小姐”和“妈咪”点赞。他说,他几乎所有项目都是在谈的。他为什么这样做呢?其实不是说这些投资人要干什么,只是一种沟通方式,他比较尊重那些创业者,而能够创造出比较轻松的氛围,从这点来看,做投资人确实挺不容易的。

  我有一个好朋友叫林欣禾(DCM 董事合伙人),唯品汇、58同城都是他投的,他也投了我的企业:桔子酒店。我们每个月都会一起吃饭、捏脚,都是他买单,我们就经常聊,聊的时候聊到一个项目,已经上市了,上市之后,有天这家上市公司的老大给他打电话,说我有事找你,你来一下,他屁颠屁颠就跑过去了,到了之后那个老大说他有个会,要他等一会,等他一进去之后,那位上市公司老大站在办公室的窗户边上说,林总你看外边的风景多么美丽,多么漂亮,结果什么事都没聊,可能他今天就是想找人聊天。所以,投资人也挺不容易的。

  我们自己也做投资,别人也知道我们做投资,有些创业者就请我们过去看,有的公司挺正规的,在公司的大屏幕上写着“欢迎吴总一行莅临指导”,这不叫舔,是对你的尊重。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心里想,你写与不写其实没有关系,如果你的项目不好,我也不会投,这种东西,我是觉得不存在谁舔谁的问题。

  林欣禾跟我讨论过这个问题,”kiss ass”我说是拍马屁,他是老美,翻译成“舔”,我觉得比较形象,在外面就也这么说。他说,企业做得好的时候,投资者舔你的;做得不好的时候,你舔投资者的也没有用。

  所以,我觉得跟投资者之间,自己项目好什么都好说,你就是多沟通,也用不着舔。

  我讲讲这些年的经验教训,看看对大家有没有帮助,也是关于投资者和个人的关系。

  每个创业者都有,瞬间的可能持续不了多久,而现实比较骨感,你有很多责任,非常冰冷的责任,你怎么处理?

  前一段时间,我确实挺难受的,喝酒喝断片了,在大街上睡了一觉,把自己的两颗牙撞掉了,怎么撞断的不知道,第二天早晨起来牙疼,去医院把牙拔了。当你真把它卖掉的时候,真的不想卖,是因为自己曾经有过热情,或者叫做感情吧。

  卖公司的时候,如果我努力可能可以不卖掉,当时我们做MBO(管理层收购),背后是高盛、泛大西洋基金等,他们都在支持我,我可以拿下来,但后来华住不断涨价,涨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我觉得再这么下去就涨不动了。虽然我是一个小股东,但是大股东都比较尊重我,一是因为这么多年我一直对他们不错;二是卖企业毕竟需要我来配合。如果是自己买下来,累不累不说,老股东赚得钱一定会少一些,他们帮助我很多,我有责任这么做(考虑他们的利益)。

  后来有一个朋友劝我,他说,你想一个事情,你这个公司干了10年,兄弟们跟了你10年(我们公司老人比较多,是比较讲感情的公司),手上拿的是一张白纸,每次融资之后,大概可以算出这张白纸值多少钱,但它还是一张白纸,如果你把这个公司拿下来,再过三五年还没有上市,还是一张白纸,你经济情况可以,但他们不一定(像我的助理跟着我的时候,大学才刚毕业,现在30多岁了),等他们40的时候,你是什么感觉?

  我的责任太大了,有很多冰冷的责任,从投资者的角度来说,他投的时间比较长,算回报率,如果市值不高,再隔10年,回报也是不够的。

  你自己的和冰冷的责任你选择哪一个?我当然是想投有的创业者,但是也得有责任,不能为了不顾自己和兄弟们的利益,比较幸运的是,我的投资人都挺好的,如果我是碰到那种混蛋,没准儿就开打了,所以我运气比较好,我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我们卖公司,很多股东对我们非常好,最后卖的时候,有些尾款得付,那些成熟投资人说没关系,最后有多少大家来分。个别不成熟的投资人,就说你的公司在这一段时间,做得怎么样我不知道,我是小股东,只要出了事,就应该由你们团队负责。我在外面也不会说是谁,但是我一辈子也不会再跟他打交道,如果我朋友找他谈,我一定会说你小心。

  做了混蛋,你挣了钱又怎么样?知道这个人不行,我还是往上凑,这样活得就没有太大意义了。作为创业者,作为投资人,双方都别做混蛋的事情。

  狠一点把话说清楚不是坏事。投资人再坏,他投了你,一定是想挣钱,所以从出发点来说,是没有没问题的,但也许他个人的看法或者为人有问题,因此,有时候把话说清楚比较好。

  我们做企业碰到过很多危机,有的时候,遇到危机我们总想自己去扛,最后地雷爆炸了,扛不住了。尤其刚开始的时候,丢人也没关系,把话说清楚,算账也别不好意思,没必要把所有的困难都留到后面,算账也不是丢人的事情,并且会让后面更顺畅一点。

  当然,别碰上真的混蛋,做得再好也没用。 我运气比较好的地方在于,遇见的一些投资人真的比较好,前不久我听到有律师在凯雷做过桔子酒店的项目,他说,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做项目的人,当时凯雷想压价,创始人(就是我),把自己的期权全部拿出来抵押给他们,让他们不要降价,如果完成目标,这个期权我留着,如果没有完成目标,期权我全部不要了。

  其实,当时的原因比较简单,因为正好是2011年、2012年欧债危机,他们想压价,我也觉得很正常,我当时也觉得自己做得不太好,投资人跟我们很多年了,我应该为他们做什么,至少在纸面上估值不要降。另外我的兄弟们都是拿期权的,至少帮助他们在“纸上”更值钱,所以我就这样做了。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后期做MBO时候,很多老股东都支持我,虽然利益上他们失,但他们愿意跟着我,这就是大家形成了比较良好的互动。

  还有比较让人的是,凯雷因为种种原因,基金快到期了要卖掉桔子水晶的股份,我当然舍不得卖,想做MBO,过程中他们真的非常理解。有很多公司卖的时候很丑陋,就是要钱,会对创始人说你必须给我多少,要不然我怎么处理,这种事情太多了。

  我比较幸运,碰到的人有混蛋的,也有不混蛋的,不混蛋的很多人问吴海你在做什么,我接着投你,混蛋的再问我,我再也不沾你了。

  我知道来的很多都是创业者,真的常尊重你们,我自己是过来人,真的非常辛苦,希望大家能做成一件事情,做不成也没关系,从头再来,等你老的时候,至少能说,做过了,总比没做过强。

  真格学院 是真格基金为了帮助创业者提高成功几率而开办,院长顾及基于斯坦福商学院在硅谷沿用40余年帮助过数万成功人士浸入式科学学习体系所设计, 通过实战帮助创业者提高认知,避免失败的盲区。

  之前的都是连续创业的梦想追求者。已有数名在结业后成功拿到真格和其他机构的融资。请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