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一把蒲扇一副竹席藤椅稳稳的田园小日子

  多少人对于乡村的定义还是古老且落后的生活方式?是否你脑海中的画面还是日出而作日入而息?

  农田依然是传统的农田,拾房依然是古老的拾房,却赋予了新的意义,新的生机。乡村有大美而不言,生活却需要这番乡村大美,让心灵沉淀,让灵魂走得慢一点。

  幸福,绝不是转瞬即逝的瞬间,而是一种平平常常的持久的状态。就如同安静的田园,河畔的垂柳,它本身没有任何令人激动的地方,但它持续的时间愈长,就愈令人陶醉。原舍有斑驳老房,也有新砌房舍。老与新的结合,就如一场时光接力。房子里有记忆的温度,房子外是质朴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