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05月21日

白胡子大叔经过后这个琉璃瓦厂从此不再浓烟滚滚

  十年前,美国人萨洋和他的中国妻子唐亮租下北沟村的一处琉璃瓦厂,把它成了精品民宿客栈,也就是今天的瓦厂,

  唐亮和萨洋在美国结缘,1985年的一天,萨洋在完成他伯克利大学的经济学博士学位论文的时候,他回到家对唐亮说,“我做了一个决定,因为现在中国正在经历着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时期,我不想留在图书馆里来研究中国,而是希望能够置身到中国去,来亲身经历这段重要的历史。”于是1986年,他们通过美国公司的外派机会,来到了中国。

  1995年,长城的雄伟壮阔彻底征服了这位早已见识多广的老外,也是这一次京郊游,改变了两人之后的人生轨迹。

  他们碰到一个慕田峪村的村民,萨洋说起来:“我好羡慕你们,能够住在长城脚下,我也有个梦想,就是能在这里有一间自己的房子,但是对于我一个外国人而言,也许一辈子都不能实现。”

  然而,几天过后,萨洋却突然接到这位村民的电话,说是可以帮助他们租下两套村民的废旧老房子。于是两人当即便决定——要在这里打造自己的第二居所。

  萨洋将房子成了理想生活的样子,越来越多的朋友前来参观,羡慕之余,也都希望萨洋能为他们设计一套像这样的院子。

  △瓦厂系列别墅—La Petite Muraille 是一对中法夫妻的精致居所,屋内摆放着他们精心收集的图书、艺术品,可以看到长城景色的房间,以及偏英式花园,水塘和喷泉。主人还为客人备了来自他们酒窖珍藏的免费红酒。

  正巧那时,村里年轻人都在慢慢流失搬去城里,搁置下这些空房。居民们开始商量着跟村民签订长期租约,而萨洋也由此开始了一条荒村之,2005年,他们甚至直接辞掉了外企的工作,把家搬到这里,专心经营起自己的乡村酒店事业。

  △瓦厂系列别墅-慕漫寓(Mumanyu),宽敞的混凝土面着入口,因此这里入则是一个亲近自然的家族聚集场所,出则又能很方便地融入到周围的乡村社区中。

  一套套废旧的民居在萨洋手中,随即成了合璧的舒适现代居所,这些房子有人选择自住,有人则托付给瓦厂专业的管理经营团队作为度假别墅出租。如今,由萨洋设计的房子已有近40座,遍布慕田峪村、北沟村和田仙裕村,业主有国际人士,也有海归、华侨,他们不在的日子里,都由瓦厂团队全权打理。

  随着租住客人增多,他们琢磨着出一个与众不同的酒店,于是又开始了对废旧老房子的寻觅。

  在唐亮第一次发现瓦厂这个场地时,她说:那真是一塌糊涂。在烧制琉璃瓦时,厚厚的黑色煤烟从9个烟囱中滚滚冒出,瓦砾和垃圾到处都是。然而,就是因为爱上了这些原汁原味的琉璃瓦片,唐亮当即便决定租下这里。

  2010年,瓦厂酒店应运而生。它摒弃了高楼大厦的压抑感,全部采用平层设计,只有25个房间,来过这里的客人,没有人能够抵挡得住它的完美长城山景和浓厚的艺术气息。

  萨洋充分利用了原有资源,将几个瓦窑成为酒店的前台、行李房和娱乐室和放映室,房间之间以门廊相联结,随之成为园中最特别的景观。

  在古代时,曾是和所用琉璃瓦的生产中心,上世纪六七十年代,这里转为村办工业。萨洋保留了这里的原始结构,也保留了瓦厂的历史。

  房间内遗留下来很多烧好的成品和不同颜色的单片琉璃瓦被人工打碎,以非规则的形状和不同的色彩贴合到墙面,就成了一块装饰墙,每一个房间都有这样一面装饰墙。

  所有的内饰都以长城和琉璃瓦为主题,萨洋采用了合璧的建筑风格,石、砖、瓦、木,中国风的结构和内饰融合西式的复古设计,巴洛克式的彩窗,LOFT式房屋挑高,满满的后现代“气息”。

  虽然“小园”现在提供的是正的西餐,但不难看出这里的前身是一家小学。学校因为生源较少而无奈关闭,好在它原本的样貌被很好的保留下来。

  旗杆依然矗立在原先的,时不时还会升起国旗。每间教室内规规矩矩地排列着课桌椅,只不过黑板上现在写的是菜单。“×年×班”的门牌被替换成了“办公室”、“会议室”、“食堂”等等。虽然没有奢华的,却因为保留了原本的特色而与这儿的一切相映成趣。

  或者你还可以自己动手,酒店的厨房,地方不大但常实用。甚至你想要自己动手去摘最新鲜的有机蔬菜也是可以的。

  这样返璞又充满设计感的地方,很难想到这之前是一个人口不足400人的萧条村庄。于是一对原本是结束了工作准备到过闲适日子的夫妇就这么误打误撞的打造了这片惊艳的度假村,也让更多城里人有机会体验他们悠闲自在、充满自然意趣的生活。

  就像萨洋自己说的,每天10点睡觉,4点起床,上午在书房看书,下午去小园里转转,这样“农村人”的生活其实每个生活在城市的人都渴望至极。

  这些不同颜色皮肤和头发的服务人员,悉心地接待着来自世界各地的外国友人,让这个长城脚下的乡村精品酒店铸就了传奇。